冰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婚姻岂能无性我逃离了那个最爱的男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0:31 阅读: 来源:冰枕厂家

div>

北京女白领陈静和丈夫郁伟杰都是一家外企的高级职员,待遇优渥,郎才女貌,是所有人眼中幸福婚姻的典范。但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个婚姻徒有其表——陈静暗恋了十年、疯狂追求才与其步入婚姻殿堂的丈夫,竟然是一名无性恋者!在全球,像这样的无性恋者共有七千万人,他们对男性和女性都持着一种较冷淡的态度,不会对任何一方产生兴趣。

面对丈夫的冷漠,痛苦的陈静由坚持变得迷离,把自己放纵在疯狂的肉欲背叛之中,直到最后一刻,她才真正醒悟,带着一身伤痛彻底逃离出了这段无性恋的婚姻——

“金童玉女”,执著拼凑

2009年7月,我25岁那年舍弃新西兰Fairfax传媒公司的高薪聘请,告别双亲,独自一人回到北京这片故土,只因在那个小小的四合院里,埋藏着我十年的爱恋——那是一个叫郁伟杰的男孩,比我大3岁,我们一同长大。虽然一直叫他“哥哥”,但我心里早对他有了别样的情愫。可就在15岁那年,我不得不随着父母移民新西兰。临走前一天,我塞给郁伟杰一封信,只写了四个字:“等我回来”……

一下飞机,我就匆忙地带着礼物赶往四合院。这天刚好是周六,我以为能见到朝思暮想的郁伟杰,但却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郁伟杰出去相亲了。就在我失魂落魄地准备离开时,郁伟杰和母亲回来了。

见到我,郁妈妈高兴地又搂又抱,郁伟杰也亲切地望着我笑。那双眼睛,一如十年前一般温暖亲切,瞬间将我的心融化。更让我高兴的是,郁伟杰今天去相亲,并没有看中对方。

如今的郁伟杰,已是一家外企的高级人力资源主管,他英俊能干很招女孩喜欢,可每次谈恋爱总是十分短暂,问他原因,总是回答:“没有感觉。”他妈隔三岔五地逼迫他去相亲,但他却十分讨厌这种为结婚而恋爱的行为,表现得十分冷漠。

虽然已有十年未相见,但我们的关系一如以前自然融洽。吃完饭,郁伟杰热心地送我回宾馆,还体贴地问我是否习惯他母亲做的饭菜。

当年的心动,如今变成一杯让人沉醉的美酒,我无法抑制对郁伟杰的爱恋。一个星期后,我凭着优秀的语言和工作能力,获得了他所在公司高级策划师的职位,成为了他楼上楼下的同事。我还特意在他家附近租了一套公寓。

相貌出众的我迅速吸引了公司未婚男青年的目光,追求者趋之若鹜。我淡淡地回应着,心思全放在郁伟杰身上。看得出来,相对于其他女人,郁伟杰对我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有时候,我应他父母的邀约去家里吃饭时,郁伟杰都开车到门口等我,每次在其他女人艳羡的目光下坐上他的车,我的心里都有说不出的甜蜜和幸福。

郁伟杰的父母看得出我的心思,郁妈妈不再急着为儿子相亲。不过,虽然我们是众人眼中的“金童玉女”,郁伟杰却好像并没有进一步发展的意思。我曾忍不住好奇问他为何如此坚守界限,他告诉我,他是个很传统的人,一旦和女孩发生关系,他就要对她负责一辈子,让我考虑清楚。

郁伟杰的保守并没有让西化的我退却,反而让爱燃烧得更加旺盛。他30岁生日那天,我们共进晚餐。盈盈烛光下,郁伟杰的眼神仿佛也迷离起来,让我感觉心都要醉了。

回家路上,我借着酒意跟郁伟杰表白:“伟杰,I love you。”他抓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没有接话,我继续说:“我爱你,很久之前就开始爱你,到现在也还爱你……”话未说完,郁伟杰缓缓停了车,低着头不看我说:“你到了,回家吧。”我回过神望向窗外,确实已经到了自己公寓楼下,看着沉默不言的郁伟杰,我眼泪流了出来,头也不回地跑回公寓。

郁伟杰对我的态度,让我心如刀割,我终于狠下心为这么多年的爱恋做个彻底的了断。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都刻意回避郁伟杰,连郁妈妈的邀请我都一再搪塞。这时,郁伟杰却主动找上了门。未等我开口,郁伟杰拿出钻戒向我求了婚……

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的我,一头扑进了心上人的怀抱,丝毫没有多想为什么郁伟杰转变了态度,更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无奈之情。

真相不堪,身体背叛

2011年5月8日,郁伟杰和我注册结婚。我们一起吃了顿饭,就当作庆祝了。我有些失望,我内心一直渴望拥有一场浪漫的、公主般梦幻的婚礼仪式,可是伟杰坚持一切从简,甚至因为他工作繁忙,我们连蜜月都没能计划。

注册的当天晚上,我们的性爱十分匆忙,短短的几分钟就结束了。郁伟杰对此显得十分生疏,我以为他是第一次的原因,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没有想到,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郁伟杰开始用各种理由逃避“夫妻生活”,即使偶尔一次,也是短暂而粗糙。无论我怎么制造气氛,性感撩人地出现,郁伟杰不仅假装视而不见,还渐渐显得不耐烦起来。另一边,婆婆总是殷勤地嘘寒问暖,跟我打听我是否怀了身孕。婆婆的关怀和丈夫的冷漠让我有口难言,只能支吾敷衍过去。

时间一长,婆婆心里对我难免有了责怪。恰在此时,郁伟杰被公司安排到上海出差三个月。知道消息后,婆婆火急火燎地找到我:“我跟你爸这把年纪了,多等一天就少一天盼头,你可要抓紧时间哪。”我尴尬地回应着,内心委屈极了。第二天下午,我跟公司请假,去超市买了特级牛肉和红酒。

郁伟杰下班回到家,看到一幅极为浪漫的场景:餐桌上是精致的心形牛排,旁边是早已打开透气的红酒,微微的酒香在白色的烛台边轻轻缭绕。我斜披着长发,发梢滑落在半裸的胸前,紧身的连衣裙衬托住酮体,一切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郁伟杰破天荒拥抱了我。可当我进一步把身体贴紧他时,郁伟杰仍然慌乱地推开了我。我再也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这样对我,你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郁伟杰沉默不语,好半天才挤出一句“对不起”,转身把自己关在了客房,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客厅垂泪。

第二天我醒来,郁伟杰已经离开了家。餐桌上,牛排、红酒都原封不动,只有烛火变成了蜡油,顺着烛台流下来,似乎在狠狠地嘲笑着自己。这时,我接到了婆婆的电话,未等她开口,我就忍不住哭起来。可等我抽噎着讲明经过,婆婆的声音却异常冰冷:“我们伟杰对女人很挑剔的,是不是有什么原因,伟杰才不愿意碰你啊。”婆婆的话像冰锥一般一下下凿在了心上,挂了电话,我泣不成声。联想起郁伟杰对自己的种种冷淡,我突然想到,会不会是郁伟杰有外遇呢?

强打起精神,我找到郁伟杰的上司,本想侧面打听一下郁伟杰出差的具体情况,没想到他的话更让我大吃一惊:郁伟杰是主动要求出差的。这更肯定了我的想法。强压住怒火,回到办公室,我第一件事便是上网搜寻上海私家侦探的信息。

聘请私家侦探后,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自己也请了年假,马不停蹄地赶往上海,在郁伟杰住所附近一家宾馆住了下来。跟踪郁伟杰的私家侦探很快有了反馈,可让我不解的是,郁伟杰除了工作上有跟女性的正常接触外,完全没有跟其他女人有过亲密接触,倒是对于有些女人的投怀送抱,显得避之不及。

没有外遇,我的心里觉得更加恐惧了,有没有可能丈夫喜欢的不是女人,而是同性,跟我的婚姻,只是为了掩饰他的性取向。那一刹那,我不寒而栗。

放爱生路,伤心转身

然而,私家侦探调查的结果是,郁伟杰也没有同性倾向。这让我更加迷惘了,我整夜睡不着,怎么都想不通伟杰的冷淡是什么原因。好几个夜晚,我都眼睁睁地想到天亮,直到再也忍不住,我终于冲到郁伟杰面前想问清楚。

面对诘问,郁伟杰只是平静地告诉我:“对不起,我,我……是无性恋。虽然我可以和人正常相处,但厌恶性。跟你结婚,实在是因为我父母的压力,我不得已……伤害了你。”我之前在新西兰接触过无性恋的信息,可眼前温文尔雅的丈夫,我无论如何也不愿将他与无性恋这三个字联系在一起。

“我从青春期就觉得自己和其他男孩不同了,我没有追求女孩的感觉。随着走上工作岗位,为了融入社会,不让父母担心,我强迫自己交女朋友,可是一想到要与她们发生关系,我就觉得肮脏和恶心……你的心意我知道,从你回来,我就一直不敢面对你,你就是我的妹妹,我怎忍心伤害你。我一直躲着你,希望你能知难而退。可是,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宾馆,我万念俱灰。我查到,无性恋者分为两种,一种是仍能感受到“性驱力”,但力量并未强烈到对别人产生兴趣,另一种即是对同、异性完全不感兴趣。对着满屏的无性恋的报道,我第一次想到了离婚。可一想到自己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年,十几年的爱恋就变成不舍得、不甘愿,如同洪水一般决堤。情急之下,我想到了一个荒唐的计策:我要导演一场出轨的戏码刺激郁伟杰,唤醒丈夫对自己的性爱。

就在我开始计划找寻外遇目标时,一个适当的人选出现了——他就是苦追我许久的新西兰小伙子马修,刚巧来上海旅游。我隐瞒了自己和郁伟杰的关系,故意在他面前对马修表现得很热情,马修以为我回心转意,抓紧一切机会向我大献殷勤。

可是这并没有引起郁伟杰的忌妒,反而对我的“出轨”显得尤为包容。一天晚上,当我再次穿着性感地挽着马修的手去夜店时,郁伟杰依然毫无反应地在房间看电视。这一晚,我心如死灰,喝得烂醉,和马修一起住到了宾馆。

马修的澎湃力量给了我长久未有的激情享受,长时间压抑的瞬间释放让我在一刹那达到了快乐的巅峰。第二天醒来,我带着前一晚激情的印记回到郁伟杰的住所,郁伟杰正要出门上班,他看了一眼我脖子上的吻痕,淡淡地合门而出。

郁伟杰眼神中有一种难言的痛楚,这让我原本炽热的胜利感觉瞬间冷却了。自己的激情并没有引起丈夫的性冲动,反而让自己和他越来越远。第二天晚上,我拒绝了马修的再度邀约,想重新接近丈夫。可当郁伟杰推开卧室门,看到我赤裸着的香艳酮体时,他二话没说便转身退出了卧室。

我彻底绝望了,我多么渴望正常的夫妻生活,可郁伟杰却像一个幽灵,给我的是不实际的名分和无尽的痛苦。我迅速穿好衣服,不愿再呆在这个让我窒息的地方,再次找到了马修。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沉溺于和马修的婚外情,仿佛通过这种背叛,才能将内心的委屈和愤懑宣泄出来。可是每次激情过后,我又无法面对自己内心对于郁伟杰的留恋和愧疚,对马修的态度也若即若离。

年假快结束了,马修也准备回国,他希望我能跟他一起回新西兰,我却犹豫了。我不愿意放弃郁伟杰,也不愿意放弃美妙的性体验。借酒消愁的我,在酒醉后,对马修透露了实情。

知道真相的马修不肯原谅我,一个人回了新西兰。我有些伤心,但很快地,我又有了更多的“演员”。因为当初结婚并没有对外宣布,大家并不知道我和郁伟杰结婚了。回到北京后,我甚至开始放纵自己,游走于这些暧昧之间,只不过郁伟杰仍旧无动于衷,而我则更加想要用这些暧昧来报复郁伟杰。

疯狂的日子一直持续着,直到我有了身孕。这还是和郁伟杰回婆家时,婆婆发现的。在婆婆的提醒下,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里,确实孕育了一个新的生命。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我彻底蒙了。

冷静下来,我对自己的行为充满了后悔,我那疯狂的放纵,并没有报复到郁伟杰,反而深深地伤害了自己和爱我的人。

一个星期以后,我向郁伟杰提出离婚,郁伟杰平静地答应了。我带着肚子里的新生命,一个人回到了新西兰,我终于从这场噩梦中清醒了过来——对于我和郁伟杰,最好的结局便是放开手,彻底放手。

一品堂彩票app

天龙3d九游版

苍穹之剑2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