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盛松成论余额宝监管涉存准管理宝类高收益或终结【婴童网】

发布时间:2019-07-11 15:10:10 阅读: 来源:冰枕厂家

盛松成论余额宝监管涉存准管理 宝类高收益或终结

2013年支付宝与天弘基金联合推出余额宝产品,由于其高收益、T+0赎回机制、门槛低等特性迅速吸引了大量的客户。此后,“宝宝”们纷纷出世,加入竞争。而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张,市场上的争议不断出现,监管部门也开始密集关注。

继3月份撰文《余额宝与存款准备金管理》提出“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应受存款准备金管理”之后,近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又发表《什么是存款准备金管理》,进一步论证前文所提出的观点,或将对余额宝类货币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监管指明方向。

实施存款准备金管理必要且可行

“目前,余额宝等对应的货币市场基金存入银行的存款不缴纳存款准备金,而这部分存款的合约性质以及对货币创造的影响与一般企业和个人的存款并无不同。”盛松成在近日的文章中表示,这正是此前提出“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应受存款准备金管理”的原因。

余额宝以及市场上统称的“宝类”产品,其背后对应的都是货币基金。货币基金的主要投资方向是短期债券、银行定存、银行承兑汇票、央票、大额可转让存单等。根据央行的数据统计,以余额宝为例,今年2月末,其投向银行协议存款的比例约95%。

盛松成表示,根据我国目前的监管政策,这部分协议存款属于同业存款,不同于一般工商企业和个人在银行的存款,没有利率上限,也不受存款准备金管理。同时,很多货币基金与银行签订了提前支取不罚息的保护条款,增加了“宝类”产品的极强流动性,也促使其T+0的赎回模式得以成行。

“近年来,随着金融创新的发展和金融机构之间关联性的增强,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同业存款的规模不断扩大,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金融运行模式,而且对货币政策传导及其有效性的影响越来越大。”盛松成称。

数据显示,2013年末,包含资金信托、表外理财在内的特殊目的载体在银行的存款余额超过2009年末的三倍。

“仍以余额宝为例,5000多亿元的余额宝资金就有95%以上存放于银行,其影响不容忽视。”盛松成在其近日文章中表示,“人民银行已于2011年将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存放于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款都纳入广义货币M2,因此,我们认为对这部分资金实施存款准备金管理必要且可行。”

针对市场对余额宝监管涉存款准备金管理存在一定的传播误区,盛松成也表示,法定存款准备金的基础是存款,缴存的主体是吸收存款的金融机构,所以上述建议并不是指对货币市场基金本身征收准备金,而是指对基金存入银行的存款征收准备金,缴纳的主体是吸收基金存款的银行。

同业存款一般并不纳入缴纳存款准备金的基础存款范围。盛松成在文章中提及,对货币市场基金存入银行的存款实施准备金管理并非开同业存款缴存准备金的先例。目前,我国保险公司存入银行的协议存款就包含在银行“各项存款”统计口径中,需要缴存准备金。

在提出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应受存款准备金管理的建议外,文章再次提出其他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在银行的同业存款与货币市场基金的存款本质上相同,按统一监管的原则,也应参照货币市场基金实施存款准备金管理。

盛松成上述文章还详细说明存款准备金管理的发展以及我国目前存款准备金现状。他在文章中称,现阶段法定存款准备金制度仍是我国主要的货币政策工具之一,是央行调节货币供应量和社会流动性的重要手段。

目前我国大型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20.5%,中小型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也达到17%,与诸多发达国家相比已经非常高。他解释这种状况的原因在于我国金融市场还不发达,市场的不完善降低了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进行货币政策调控的有效性;同时,利率市场化还未完成,货币政策的利率传导机制也不完善。

“宝类”高收益春天或终结

高收益是余额宝等“宝类”产品目前最重要的王牌,其收益率在最高峰的时期曾突破过7%。不过,随着监管逐步加紧以及市场流动性的放松,“宝类”产品高收益春天或终结。

“有必要指出的是,如果银行吸收的货币市场基金协议存款受存款准备金管理,银行这部分资金成本将明显增加,并将直接导致余额宝收益的下降。”盛松成表示。

在3月份的文章中,盛松成也曾测算,假定余额宝投资银行协议存款的款项须缴存20%的准备金,按照6%的该基金协议存款利率和我国统一的1.62%的法定存款准备金利率计算,拥有5000亿元资金规模的余额宝一年成本将增加约42亿元【5000亿×95%×20%×(6%-1.62%)≈42亿】,收益率下降约1个百分点。

“宝类”产品能够获得如此高收益,主要是踩准了银行流动性紧张的时间点。2013年6月正好赶上了这股春风,在银行流动性趋近的去年下半年,银行愿意付出更高的价格来获得资金,推升了“宝类”产品的收益率。到今年,不少“宝类”产品的7日年化收益率已经跌破5%。

“宝类”产品还有另外一张王牌就是极高的流动性,“T+0”的便捷赎回机制背后首先要有充足的垫资,加上提前支取银行存款不罚息,才能够达到高收益和高流动性。  截至5月4日,理财通华夏基金财富宝最近7日年化率为4.92%,理财通汇添富基金全额宝7日年化率为4.86%,理财通易方达基金理财的为4.79%,广发基金天天红则为4.62%。民生银行如意宝也纷纷跌破5%至4.96%。余额宝在5月3日还保持5.02%的7日年化收益率。

“试想,如果占增利宝基金资产95%以上的银行协议存款仅按一般存款计息(活期存款利率最高仅为0.385%)或者提前支取要被罚息的话,余额宝在保证随时赎回的同时,还能支持5%以上的收益率吗?”

盛松成在《余额宝与存款准备金管理》提出了上述问题,而他的回答是“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使借助先进的互联网技术也只能是无米之炊”。

随着监管的加强,“宝类”理财是否可以通过投资标的比例的调整,而保持市场的吸引力,这将是各大货币基金经理所烦忧的事。

媒体称赵本山现身上海中间人拒记者对话请求

人民网关于李小琳去大唐的新闻有些并不准确

古雷石化事故复燃火情得到控制近3万群众转移安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