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楚生自曝很焦虑天娱为违约金再上诉《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4:47:52 阅读: 来源:冰枕厂家

人物档案:歌手,28岁,2007年湖南卫视快男冠军,此前在酒吧唱歌。出版过《我一直都不孤单》、《陈楚生》等专辑。

采访背景:电影《风声》热映,陈楚生为其献唱同名主题曲。此前,他刚刚通过漫长的官司与天娱解约。日前,他随《风声》剧组来渝宣传。做完宣传已是晚上9:30,尽管很疲惫,他还是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近日,天娱对陈楚生判赔650万元违约金的判决结果并不满意,再度向长沙中院提起撤销仲裁终审裁决的申请诉讼,索赔金额高达2700万。

解约

焦虑得睡不着

表情:沉默

去年12月31日,陈楚生临阵缺席了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其后忽然消失不见。今年1月,陈楚生单方面提出与天娱解约,这场内地歌坛有史以来最难缠的官司拉开序幕。回头看看,陈楚生坦言自己当初实在太冲动,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记者:打官司的这段时间,你都在做什么?

陈楚生:什么也没有做,就是和朋友聊聊天,喝喝茶,然后听音乐、打游戏,写歌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那个心情。

记者:会睡不着觉吗?

陈楚生:经常会,因为压力太大了,特别是精神上的压力。我爸从小就跟我说要知恩图报,和我打官司的人毕竟都是曾经合作过的人,现在却撕破脸,我不是不难受。还有我的家人,他们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但很多关心我的记者会到我的家,或跟他们打电话问我的情况,他们年纪也很大了,却还要担心我,我感到很愧疚。那段时间我整个人都变得很焦躁,我记得有一次,我给我的经纪人打电话,我跟她说了很多对不起,也跟她说了我走掉的理由,到最后,我们俩都哭了。

记者:有很多报道说,当时天娱冻结了你的账户,你在北京的生活都是靠朋友救济,是这样的吗?

陈楚生:没有这么夸张!天娱冻结的只是我的工资卡,我在酒吧唱歌那么多年,还是有些积蓄的,而且我也不喜欢逛街,几乎每天都宅在家,所以也没有什么开支。倒是我很多朋友看到报道,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真的那么困难,要主动请我吃饭。

陈楚生有颗感恩的心

朋友——许巍

陈楚生说,自己命一直很好,无论是在酒吧驻唱还是在打官司期间,身边总有贵人相助。他说,在音乐的道路上,自己最感谢的一个人就是许巍,虽然和许巍并不经常联系。“我们的性格有些像,都不爱说话,很多年前,他告诉我:没有勤劳就没有天分,我想这句话我会记住一辈子。”

亲人——父亲

在采访中,陈楚生谈到父亲,几次红了眼圈,在他心里,一直觉得对父亲是有亏欠的。“官司期间,他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却只字不提官司进展,只问我有没有吃饭,睡得好不好,我知道,他其实很关心官司,可又怕增加我的压力。”陈楚生说,父亲曾对他说过一句话:“无论怎样,你都是我的儿子!”这句话,让陈楚生时时泪流满面。

违约金

会分期偿还

表情:释然

面对陈楚生的单方面解约,天娱开出2600万的违约金,在歌坛上引起一片哗然。随后这场解约官司打了整整8个月,终于结案,传说陈楚生将赔偿600万元给天娱。重新签约新东家华谊,陈楚生似乎“一夜长大”,在接受采访时,他绝口不提对前东家的不满。

记者:赔偿金现在已经确定下来,新东家有帮你偿还吗?

陈楚生:没有,我会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偿还。

记者:超女何洁在和天娱解约时,向媒体爆料,公司让她做了很多她不愿意做的事,比如让她装车祸造新闻等等,你有遇到过类似这样的情况吗?

陈楚生: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就像一对恋人分手,在分手后评说对方,总是不那么好的,在这8个月中,我自己也在反思,我觉得两个人的分手肯定不只是一方造成的,我自己也有很多问题,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记者:现在有没有后悔毁约?

陈楚生:不会,走是必然的,因为游戏规则也有一个度,太过了,我就无法接受。我只是觉得在整个过程中,我应该好好反省自己,哪些是自己没做好的,虽然是很痛苦的过程,但这些经历让我成熟了。

记者:如果湖南卫视请你参加他们的活动,你会去吗?

陈楚生:我觉得签约华谊,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包括跟老东家的关系,也是一个新的起点。

心情

快乐是少数的

表情:稳重

你快乐吗?对于记者的问题,陈楚生沉默了半天,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参与快男比赛,但人生的大部分都是被不快乐包裹着的,也许只有珍惜现在拥有的,才叫快乐

脱发怎样解决

激光祛斑的弊端有哪些

睫毛种植后多长时间可以长出新睫毛

脱毛手术有没有副作用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