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受制实体经济下滑非标监管预留生门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2:31 阅读: 来源:冰枕厂家

受制实体经济下滑 非标监管预留“生门”

“终于来了!”这是多名银行同业人士在127号文(《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公布后的感慨。  就在本报独家报道监管层将对非标业务出台更严厉监管措施(详见本报5月16日22版《房产输血管再遭掐:10万亿银行非标融资或回表》)的当日下午,央行等五部门联合对外公布127号文,对金融机构同业及表内非标业务进行约束;同日,银监会亦对外发布140号文(《规范商业银行同业业务治理的通知》).

根据127号文要求,此前银行“买入返售”及“同业投资”项下非标业务均遭到来自监管层的不同程度约束,这也预示着,我国万亿级的金融机构同业盛宴或将走入拐点。  但值得注意的是,同业监管大幕降临的同时,部分非标业务的“迁移活口”或已流出。在127号文中,监管层亦传递信息,向市场打开资产证券化等“正门”, 另一方面,127号文并未对“同业投资”项下的非标业务进行叫停,此举亦被视为未来非标业务的重要出口之一。  事实上,为非标预留部分“活口”,与实体经济面临的下滑风险不无关联, 而一边是围追堵截,另一边却被迫留下“生门”。非标监管的背后,也折射出货币当局在平衡隐性金融风险与实体经济下滑矛盾间所做出的平衡。  “正门”不好走  在非标监管升级的背后,资产证券化或将成为监管层为非标业务转型打开的“正门”。  “金融机构在规范发展同业业务的同时,应加快推进资产证券化业务常规发展,盘活存量、用好增量。”127号文中,直接就为同业业务指明了方向。  事实上,推动资产证券化业务发展已作为国务院推动的既定金融政策之一,去年8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曾决定进一步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同时表示优质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可在交易所上市交易。  但由于当前信贷资产证券化全面市场化的松绑仍未到来,且主要试点额度也集中在国有大行及国家开发银行手中,以信贷资产证券化代替非标业务的可能性仍然阻力重重。  据报道,国开行累计发行8期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总金额为547.87亿元,已占国内发行总规模的31.25%,同时,作为非标业务集中度较高的股份制银行和中小银行却暂难受益。  而在证券经营机构层面,相应的变化也在发生。  今年2月28日,证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不再受理作为资产证券化载体的“证券公司专项投资申请”,资产证券化业务将由新设立的公司债券监管部负责。而行政许可取消后的管理机制将体现“市场化原则”。业内人士指出,这一改变可能是证监条线资产证券化业务由此前的审批转向备案制的预兆。  但需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券商资产证券化的新载体还尚未明确,这无疑在为非标的“正门”添堵。  同业投资“转正”猜想  正门之外还有“后门”,127号文的落地,亦为银行的同业投资业务“正名”,或亦将成为非标业务的重要出口之一。  127号文强调,同业投资是指金融机构购买或委托其他金融机构购买同业金融资产,或特定目的载体的投资行为。特定目的载体包括但不限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信托投资计划、证券投资基金、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基金管理公司及子公司资产管理计划、保险业资产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产品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127号文实质是对银行直投“资管计划”等非标资产合规性的正式认可,也将成为该业务“合法化”的主要依据。而与之相伴的业务猜想也已在酝酿之中。  设计发行结构化的直投融资工具便是设想之一。即可根据不同机构的风险收益偏好,设计推出有限、劣后份额,由风险承受能力与之匹配资金进行对接。  “比如追求更高ROA(资产收益率)的中小银行可以投资劣后份额,占用同等风险资产的同时赚取高收益,相当于把杠杆移到表外。”内蒙一家城商行人士吴凡(化名)表示,“优先级的募集可以找一些厌恶风险的大行的理财资金对接,不占RWA(加权风险资产),它们池子大,额度多,资金成本相对也低。”  “127号文虽然针对的更多的是银行,但其所指的仍然是所有金融机构,也就是说只要是金融机构都能参与进来。”吴凡坦言。  事实上,证券经营机构的创新也在同一时间进行;5月16日,证券业协会在券商创新大会上发布《落实证券经营机构创新发展意见工作任务分解表(讨论稿)》,其中仅年内将完工的创新任务就多达22项。  而随着场内外各类金融工具的不断丰富和金融机构同业投资的“扶正”,无论是与之相关的金融创新还是监管套利,都将有更大的想象空间。这也意味着,金融机构业务交叉和混业程度或将以“同业投资”的方式不断加深。  非标治理“天秤”难平  针对非标资产进行监管的同时,监管层却不得不考虑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这其中应该会有一个平衡。”一位民生银行人士对于当下的非标监管如实评论,在其看来,监管层若一刀切的强制要求非标抵扣风险资产,可能将减缓表外融资增速,进而对实体经济造成影响。  据央行日前发布的4月份数据显示,4月份融资总量1.55万亿,,同比减少2091亿,较3月份的2.07万亿元减少0.52万亿元,这或预示着,实体经济活动规模缩减的趋势正在抬头;与此同时,局部地区的房地产融资风险近期亦有所露头。  “监管层也需要综合很多因素,如果影响太大,非标的增速就会慢下来。”该人士坦言,“像一些没法走贷款的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如果表外业务受限,它的再融资成本和难度也将抬升,相应风险也可能暴露。”  亦有研究机构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非标’规模在短期内很难大规模压缩。首先,从企业融资需求角度,仍处于刚性。其次,从银行资产配置角度,‘非标’即使更多耗用资本,其普遍8%以上的收益率也依然堪比贷款,是银行的首选资产。”申银万国证券研报指出,“长期看,只要企业资金需求刚性,‘非标’规模就不会减少。”  事实上,金融压制的大背景下,面对崛起的非标体系,监管层或许要做的,正是保持手中天秤的平衡。  在“天秤”左边,是不断增长的非标业务所带来的隐性风险的积聚;但在“天秤”的右边,一刀切式的斩断非标融资链条既不现实,也无法满足现阶段的实体经济融资需求。127号文背后所留出的部分“活口”似乎也承载着这种无奈。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